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
浏览历史

© 2005-2018 我记得小的时候麦收放假,收麦的时候母亲天不亮就起床,把镰刀磨得飞快天不亮就到麦田里摸黑割小麦,天亮的时候就割了半截地。那时候我年龄小早晨在家里喂牲口,上午给家里人掂茶送水上午顶着火辣辣的太阳,穿梭在麦田里热得家人喘不来气,只想找一片树荫凉快一下,可是父亲母亲还得抓紧割小麦如果遇上阴雨天更是累人。小孩子有小孩子的活除了掂茶送水还得捡拾遗漏的小麦,母亲常鼓励我多拾小麦过年给买新衣裳,我就不怕热不停的捡拾遗漏的小麦,那时一粒小麦比一颗金豆子都重要做到颗粒归仓。割麦的苦力活实在是累,父母亲常常累得直不起腰来父母亲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,割完一块地的麦子,然后把麦子用架子车,拉到打麦场,装车拉车也是非常辛苦的活父亲装好车子后,又负责在前面拉车,我在后面用力地推麦车子。运到打麦场地那时的路坑坑洼洼非常不好走,装不结实的话,麦车子就会翻车,我记得有一次拉一大车子麦,以上岗车子一下翻倒在地父亲被压在麦车底下,吓的我半死,还好父亲没事我们又重新装好车子,小心地运到麦场里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